法律法规

澳大利亚对冲基金Bronte Capital做空历峰失手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20-09-12 20:01

  瑞士名表香港不败

  希慎广场开幕除了掀起“深宵打书钉”之风外,亦令投资者憧憬同区租盘身价可望与人流同步上升。尖沙咀与铜锣湾的自由行旅客之争会否因此出现变化?收租股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海外需求疲弱加上内需后劲不继,令内地制造业面对严峻考验。虽则中央政府仍有空间进一步放宽银根,但上两次减息行动后短期内难望再有大动作。在汰弱留强的环境下,业者孰优孰劣自会见真章。

  8 月13 日,周一。最近,澳大利亚对冲基金Bronte Capital 创办人John Hempton,开仓沽空奢侈品企业。是此君乃“写得之人”,代客投资之余还努力笔耕,是一位多产博主,由于其立论大都不乏数据支持,不管同意与否,读后皆有助刺激思维。

  沽空损手

  值得率先一提的是, Hempton 此番做空(沽空珠宝名表集团历峰“Richemont Group”股份),手气差无可差,建仓翌日(8月5日),即因历峰预告半年纯利可望增长20%至40%,刺激股价涨逾半成,被迫平掉空仓,为客户带来相当于Bronte Capital管理资产总值0.4%的亏损。止蚀止得快,皆因基金事先张扬,只会短炒历峰业绩,博其既逊于市场预期又会发下半年盈警,结果大错特错,Hempton 遂当机立断斩仓止蚀。

  我和你都不是Bronte Capital 的客户,不必为Hempton 看错市感到遗憾,值得研究的是沽空背后的原因。与浑水(Muddy Waters) 创办人Carson Block 以至著名“中国淡友”Jim Chanos 等靠沽空成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一样,John Hempton 向来只会拿账目含混形迹可疑的企业开刀。

  在他眼中,历峰既有本事令内地豪客穿戴集团旗下品牌珠宝名表(包括卡地亚、名表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珠宝商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 ”等),于世界名城招摇过市大事炫耀,同时又能保持品牌的尊贵高尚形象,集“无处不在”(ubiquitousness)与“排他性”(exclusivity)于一身,令两个本应无法共存的概念水乳交融,历峰盈利稳步上扬,数据真实无花无假,不应受到Bronte Capital这个“空军”轰炸。

  Hempton 对历峰“另眼相看”,根源之一在于,瑞士对港手表出口增长,跟香港珠宝、钟表及贵重礼品销售量/销售额增幅存在不易解释的矛盾,引起他的注意。

  Hempton指出,瑞士6月份环球手表出口量按年下降4.1%,惟出口总值却上升21.7%(数据来自瑞士手表工业联会)。显而易见,那是瑞士手表价格录得可观升幅、以价抵量绰绰有余的结果。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在瑞士手表出口中所占比例和量值皆高得惊人,6月便占出口总值的四分之一,当中最昂贵的手表类别,香港占比更远不止此。

  以总值计,瑞士6月份对香港手表出口按年增长21.2%,跟同月环球出口增幅几乎一样。数据显示,今年来每个月对香港手表出口值按年增长俱与6月相差无几。可是,香港珠宝、钟表及贵重礼品销售额增幅过去六个月却反复大跌,按年增长形势分布如下:1月+18.3%,2月+14.1%,3月+18.4%,4月+15.1%,5月+2.9%,6月+3.1%;以量计,5、6月两个月销售按年更分别录得3.4%和3.1%跌幅。换句话说,在香港珠宝手表等奢侈品销情大幅放缓下,瑞士对港以至世界的手表尤其名表出口持续录得二成以上的按年增长,原因耐人寻味。

  Bronte Capital按捺不住出手沽空,理由是Hempton相信历峰库存内积压着大量数以十万美元计的瑞士名表,它们“身娇肉贵”(内地大款的至爱?),历峰不会割价求售(再便宜亦非一般人买得起),有价无市“阴干”集团业绩。

  另一个故事?

  Hempton沽空历峰,还因为他相信薄熙谷开来一案,或令内地管治精英“感同身受”,50万美元一只的名表戴在腕上,无异于把不必要的目光引向自己。在Bronte Capital网志上,Hempton 有此一句: Thoughts of that beautiful Van Cleef & Arpels hair clip become the last thing that runs through your brain before the bullet(对美丽的梵克雅宝发夹的念想,是子弹到来前,脑海中最后划过的思绪)。

  Hempton押下的这一注,毕竟泡了汤。其他奢侈品牌如普拉达(PRADA,1913.HK)、LVMH以至Gucci母公司PPR,最新季度业绩皆显示销售和盈利跟历峰一样,录得双位数增长。

  老毕最近路经尖沙咀广东道一带名店,发现人气的确大不如前。朋友说,轮候结账的时间短了;也就是说,少了内地同胞购物。Hempton所见未必是错,但中国国情往往不是客观数据解释得来的!